漫画,小说,动画与程序

最近一直找不到程序上的突破点,于是闲来无事到处下载番剧然后看看,试图让自己沉浸在这种虚拟的氛围中以慰籍自己。不过理性看来我的这种做法和那些因为生活不顺而借酒浇愁,喝得酩酊大醉的人没有任何区别,都是麻痹自己罢了。说实话摸鱼摸了一个月了,照理说我应该重新提起精神,但是现实却没有,我的意识仍然是越来越消沉。

昨天(本文虽然是2月24日的日期,但实际上写的时候是25号早晨写的,所以昨天指的是24日)开学第一天,因为疫情而上网课,有些无聊便边挂机下载《白箱》边听课,听完了大概12集也下完了,于是便边看12集边下后12集。大概昨晚也就看到14集的样子。前天还是什么时候,我在61的推荐下又看了《要是有妹妹就好了》,而这些经历让我联想起了我高三高考那段时间看《Comic Girls》的经历。如果你都看过这三部动画的话,你不难发现他们的关系。《白箱》所述是日本动画制作的历程与艰辛;《要是有妹妹就好了》抛开“妹妹”这一看点,其诉说了日本轻小说作者的内心;《Comic Girls》则描写了新晋漫画家的出道。ACGN中除了G以外,这三部番剧已经为我完整绘制了整个日本现代文化产业的面貌。而且这三部动画大可都被粗略归类到励志范围中。

它们又与程序有何关系,就如同题目所写的那样?

还记得看《Comic Girls》的那时候,这个番剧的时间贯穿高考。《Comic Girls》是我高考前每周必看的番剧,因为它为我带来信心,我至今仍然笃信如果没有《Comic Girls》,我的高考成绩也绝不会那么理想。《Comic Girls》帮我排除了思绪上的苦恼,为我输入了积极的正能量。高考前1天,我不知为什么,只是想写程序,我便顺应自己的心意偷偷用电脑开始写(此事至今仍被我笑谈)。而我现在却什么都不想做。我不知道是为什么,是什么让我现在如此游手好闲,懒惰至极。我曾在高中发表过感叹,感叹自己在初中是多么得神速,在程序上。感叹自己在高中已不如自己当年在初中那样,似乎有无限的动力去写程序。而我现在大学已上两年,也在无限回首我的高中,怀念我高中写程序时的毅力和不屈不挠。从宏观的时间尺度上来说,我从初中到大学,学得知识变多了,但是人也变得怯懦了,努利的劲头也渐渐消逝。

我写得第一个可以算作程序的程序,被称为 bus_rode ,一个因为typo而被人耻笑的项目名。初中那时候,我们城市还没有智能公交站牌,没有手机上的公交到站提醒(初一的时候是没有,初三的时候已经全城都是的了)。我仅仅是憧憬着如果人们能看到公交的位置,知道自己该何时出发,该是一件多好的事情。为此我开发了这个程序,希望能作为一种便捷的查看公交所在位置信息,提供各个城市切换的程序。此项目终结于高一,因为已经没有任何意义去再开发它了,因为它只能用于PC上,不方便,且手机上已经有无数的轮子出现了。

我自我觉得我第二个能称之为程序的程序,就是 ballance_tools,一个Ballance工具箱,高一开发,高考结束宣布不再开发。缘由是无数超脱现实的无用功能以及代码结构的混乱,无力维护。如果你仔细看了看我的开发经历,我放弃的原因无外乎有2个:有更好的轮子或者只需要小修小补的轮子;体系复杂无力维护或编写。我开始开发一项东西前,最最重要的一步就是想与找。找有没有相似的轮子,想我还可以在哪些地方创新。想是一个从0到1的过程,尤其是对我这种垃圾佬来说,想通常占据了很长时间。轻小说作家和漫画作家可以从生活中寻找素材,并将其糅合到他们的作品中,漫画制作者可以通过辛勤的劳动以及生活来启发自己的制作灵感。但是程序没有这些,程序的代码都是死去的字符,你怎么写都是写不出花的。而通过生活中的事物来“想”出新意,通常是困难并且不现实的,至少对我来说。说实话我因此确实有点嫉妒轻小说作者和漫画作者。你可以异想天开,尤其是写异世界或者幻想类作品的时候,而程序却不行。我小学的时候曾有想法当一名作家,为此买了很多稿纸和墨水(当时是用钢笔写字的)。但最后不了了之了。不过我曾今写过的某篇幻想小说,大概有那么20页正反面稿纸,还被我存着。

如果说有什么事情令我气馁,那就是我自己幸幸苦苦想出来的思路被别人抢先实现了。我相对于别人的唯一优势可能就是想,因为我代码没有别人写得快,没有别人写得好,因此我从不会告诉任何人我的实现进度和思路。像《关于我就此不想再开发Ballance相关程序这件事》中对工具箱的设想也是我为数不多的几次,因为我不想去实现了。

之前我已谈及我不想继续为Ballance进行开发,是因为我已经失去了继续任何开发的动力,失去动力的原因无外乎上面提及两点,我看不到任何亮点,新意,因此一蹶不振。随着自身不断成长,了解不断增多,见识不断拓宽,就越觉得这个程序世界中只是轮子,你只能写轮子,任何新的领域中都已充斥着已经独占的程序,你无从下脚,无从找到突破点。你只能写轮子,而轮子无论是从木轮子,还是奢华到用高端合金制作的轮子,终究是轮子。这不是我想要的。我之前曾在BearKidsTeam中询问我之后该开发点什么好,无外乎是SP2,mspaint on Linux之类的。这也不是我想要的。我不想为几个人写,或者是为已经有轮子的东西写,但是我又想不到任何有新意的东西,因此在此卡壳,不再前进。

事实上,我超羡慕初中时的自己,什么都不懂,却硬是写出了 bus_rode 中的公交换乘算法,写出了 chemistry_calc 中的化学式解析器(换乘算法有问题,只考虑了逻辑距离而没考虑物理距离,现在考虑或许会用A*。化学式解析器完全是手写的,没有任何理论依据,当初的代码我现在已经看不懂了,或许结构上类似状态机?以现在的我来看至少需要用编译原理的知识写,但我编译原理还没学会)。我也超羡慕高中时候的自己,写 ballance_tools 时的我完全没有项目组织意识和重用意识,硬是将几千行的实际运算代码塞到了主窗口处理中。我,实际上挺讨厌现在的自己的。真的是越长大越傻。

真的像漫画,小说,动画中的那些人,受到鼓励便能继续前行写下代码,那该是多好的一件事情啊。我迷茫着并如此感叹着。